以車為家!青年身上只帶7千元「與大8歲妻自駕遊」 日花百元窮遊「跨越八千公里圓夢」:想繼續住車上

如果要旅遊,你希望去哪裡?相信大家心中都有屬於自己的答案,但礙於現實種種無奈:工作職責、生活負擔、甚至是家庭成員的阻撓,讓許多人望之卻步。然而卻有一位青年,開車一台改裝車、帶著約台幣七千元的現金,就與自己大自己八歲的妻子展開了環遊各地的旅行!

三瓶、飛俠和他們的「房車」

Advertisements


飛俠:我無時無刻都在渴望長大

綽號飛俠的青年,1993出生在大陸河北的貧窮山村。

他有著一個令人悲傷的不幸童年,父母在他還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之後又都各自外出打工,只留下幼小的飛俠與爺爺奶奶生活。

就因為這樣,飛俠從小就敏感多疑,每當看見其他小朋友聚在一起玩耍,他都會疑心他們是不是在議論自己,是不是在罵自己是沒爹沒媽的野孩子。

學校舉辦的家庭活動他也總是一個人參加,久而久之,所有人都對他不屑一顧,甚至懷疑他是不是有什麼缺陷,所以才被自己的父母拋棄。

好在生活雖然過得很貧窮,但他的爺爺奶奶一直對他很不錯,從沒讓他受過一點委屈,也不會要求他做一些無法辦到的事。

爺爺奶奶的愛是飛俠童年的唯一慰藉,可到底也不能填補父母之愛的缺失,那時的飛俠沒有一天不在盼望著長大,好離開這個讓他受盡白眼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長大後的飛俠在剪輯影片


等到飛俠12歲時,他的媽媽才把他帶到身邊照顧他。那時,飛俠也曾以為自己的苦日子總算熬到頭了,但現實是殘酷的,他遭受到了更大的打擊。

比起農村,外面的世界更加豐富多彩,很多新穎的東西吸引著飛俠,他看著新環境裡彷彿什麼都擁有的同齡人,心裡感覺更不是滋味。

Advertisements

而隨著青春期的到來,飛俠性格裡也滋生出了叛逆的一面,他所提出的請求一再被媽媽拒絕後,憤怒的他採取了很多偏激的對抗方式,把新家攪得雞飛狗跳。

再加上他本就對媽媽懷有怨氣,激憤之下常常夜不歸家,跑到公園或是網咖去過夜。

那時候的飛俠已經不像在農村時那樣懵懂無知,他心裡的想法變得越來越多,也有了很多渴望。

不過,他畢竟還是幼稚的,由於沉迷網路,他那時的渴望也只不過是想得到一些虛擬的酷炫服裝。

在那非主流的時代,喜歡玩遊戲的飛俠,也曾把自己打扮成奇裝異服的造型的樣子,這也算是他不滿現實的一種宣洩吧。

飛俠的叛逆和狂野在學校也是出了名的,他的學習成績自然可想而知。

窮遊:帶著16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7600元)出發,五菱宏光成了我的「家」

Advertisements

18歲那年,飛俠放棄學業了,這件事對他來說彷彿是自然而然的。

不幸的童年,自卑的性格,造成了他青春期異於常人的特立獨行,等他長大以後,這種行為特徵就變成了雷厲風行的行事風格,最後直接促成了他窮遊全大陸的瘋狂行動。

三瓶在房車外做飯

Advertisements


2015年,飛俠與現在的妻子三瓶(綽號)相識,直到2020年6月,他們的生活與其他社會青年相比並沒有多大區別。

那時候,飛俠在朋友的指引下剛接觸自媒體,只是不時地拍些短視頻,或偶爾開直播與人互動,說來也平平無奇。

由於受到疫情的影響,飛俠和三瓶雙雙失業,要再找工作也不容易,於是,他們便打算拿現有的錢去西藏窮遊,想著可以順道看看沿途的風景散散心。

但他們不願報旅行社和旅行團一起去。

都說要圓「西藏夢」最好是徒步,再不富裕也要自駕遊,這是情懷。

飛俠和三瓶當時還住在天津,要徒步去西藏顯然不現實,所以,二人只好選擇自駕遊。

問題是飛俠雖然年近三十,卻還沒有自己的私家車,而三瓶的家境也並不富裕。可要自駕遊沒車怎麼行?

Advertisements

兩人都想到租車,但自駕去西藏路途遙遠,道路顛簸崎嶇,一輛好車租來難免不開壞掉,到時候要賠多少錢也說不準。

這麼一想,飛俠兩人商議還是賣一輛二手車為妙。畢竟還是自己的車開著舒服,不用怕這怕那,而且也可以適當地改裝,安床、安櫥櫃、放生活用品。

飛俠終於拿到國際駕照翻譯本

Advertisements


飛俠和三瓶幾經波折才買到一輛七人座的車,接著便開始著手改裝。

他們先量好尺寸訂做了床板、床頭櫃、櫥櫃、小桌子,然後再把這些東西安裝到車上。

車的後排和中排座椅放下來後就可以裝上床板;櫥櫃和床頭櫃則剛好可以疊著放在後備箱的位置;小桌板安在中排座椅和頭排座椅之間,桌底的空間還可以放很多東西。

他們又給左右後三面的車窗都裝上百葉窗簾,然後加固行李架的橫杠,最後再把雜七雜八的生活用品塞進車裡,這簡易房車就算「武裝」完成了。

飛俠和三瓶準備好他們所能準備的一切後,身上剩下的錢只不到1600元(約新台幣7000多元)。說實在的,就帶著這點錢去旅行能走多遠?他們自己心裡也沒有底。

2020年7月5日,飛俠和三瓶還是義無反顧地出發了。

由於當時南方地區正淹大水,他們不得不改道北行,從內蒙古繞一圈再去西藏。

只可惜當天的天氣不好,再加上半道塞車,飛俠二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露營地休息。時至午夜,他們小倆口簡單地吃了點車上帶的東西,就鋪床休息了。這也是他們第一次在車上睡覺。

因為夜間下過雨,晚上睡在車裡還是挺涼爽的,但畢竟是盛夏時節,第二天太陽一露頭,車裡就曬得不行,百葉窗簾也根本擋不住。飛俠夫妻兩個只好早早起床準備出發。

接下來的幾天,一路上大雨不斷,偶爾還會遇到冰雹。而且越往北開晝夜溫差也越大,白天三十度,晚上降到零下,他們睡在車裡冷得直打冷顫。

好在沒開多久,他們就到達了內蒙古的烏蘭布統大草原,見到了這裡獨特的蒙古包村落,這也算是他們窮遊之旅開始後見到的第一處值得紀念的風景。

這是飛俠夫婦房車上的戶外洗澡帳篷


旅途:終於圓了「西藏夢」

不知道各位過去看《還珠格格》的時候,有沒有憧憬過小燕子他們的逃亡生活:幾個人架著馬車騎著馬,一路流連景色,賣藝討生活,宿荒廟,偷柿子,經歷著各種不平凡的事情。

自駕遊也是如此,只要你出發,一路上就會有很多景色在等你欣賞;也會有很多事情,或好或壞,在等你經歷。

不論如何,這段旅途的記憶一定會使你終生難忘。

飛俠和三瓶原打算挑戰三個月不住飯店不下館子,但自駕遊的艱辛超出了他們的想像,不是淋雨就是車壞,更有時還會遭無聊的人扎車胎,所以,這個挑戰很快以失敗告終。

而為了拍攝美景,飛俠他們還帶了一架無人機,除此之外,還帶有露營帳篷、洗澡帳篷、太陽能充電板和移動電源,這些都是自駕遊的必需品。

因為目的地是西藏,夜裡很冷,兩人還帶著睡袋;就是車載冰箱派不上多大用場,北方天涼,他們也用不著喝冷飲。

而生活用具的齊全,使得他們的單日生活費就只需要30塊人民幣(約新台幣132元),光解決吃喝問題就行。

繼內蒙古之後,飛俠他們又來的寧夏。

在這裡,他們吃到了特色涼皮、爆炒羊羔肉,還在銀川見到了黃河。

下一站到甘肅。他們先在蘭州停留了一周時間,然後才朝西寧方向出發前往青海湖。

等到青海湖時,飛俠二人算算從天津到這裡已經開了四千多公里的路程。再計算一下花費:油費一千多人民幣(約新台幣4400多元)、國道通行費三千多(約新台幣1萬3)、話費和汽車保養費六百多(約新台幣2600元)、吃喝住宿費一千多(約新台幣4400多元),總共不到六千塊錢人民幣(約2萬6)。

但這一路上的經歷見聞卻是用金錢來衡量的。

有人會問,飛俠他們最初不是只剩下不到1600塊錢人民幣(約新台幣7000多元)嗎?

其實,從出發開始他們就一直在網上做旅行直播,也正是靠著網友們的支持和向親戚朋友借錢他們才能堅持到現在。

青海湖邊的建築和熱氣球


而自駕遊其實也是相當危險的,尤其是在前往無人區或高原地區之前一定要做好充足的準備。

有一天,飛俠二人在從茶卡鹽湖開往大柴旦翡翠湖的路上就突然出現了缺氧反應。兩個人漸漸感到雙腿發麻、全身無力、頭腦昏沉,這對駕車來說無疑是致命的。他們只好先把車停在路邊,等緩過勁來再繼續出發。

後來,他們沿著青藏線109國道入藏,又在格爾木遇到了沙塵暴,漫天風沙,能見度極低,行車十分危險。

進入可可西里地區後,海拔不斷升高,三瓶率先出現了高原反應,還好飛俠的情況沒有那麼糟糕,不然兩人一車非停在半路不可。

在距離唐古拉山口還有一百多公里的地方,飛俠和三瓶又遇上大車側翻事故,導致道路堵塞,被困了整整一天。

而在翻越了海拔高達六千多公尺的唐古拉山後,飛俠二人終於到達西藏境內。

藍天、白雲,雪山、草地、氂牛、土撥鼠洞,呈現在他們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清新自然、如詩如畫。

在這裡,沒有城市的喧囂、沒有工業的污染、也沒有車水馬龍的繁忙,有的只是寧靜與祥和。

2020年8月17日,飛俠和三瓶歷時一個半月,橫穿內蒙古自治區,途經寧夏、甘肅、青海,全程八千多公里,最後終於到達了此行的目的地、無數年輕人嚮往的聖地——拉薩,布達拉宮!

他們終於圓了自己的「西藏夢」。

拉薩,布達拉宮宮殿群


遺憾的是,這次自駕遊並沒有給飛俠夫婦帶來多少粉絲,關注他們的人仍然很少。

但是,環遊全大陸才是他們的夢想,自駕遊也才是他們的愛好,所以,他們並沒有因此就停止腳步。

而且,這次西藏的追夢之旅也讓他們喜歡上了這種「兩人一車」的生活,車既家,家既車,他們有了這件親手打造的「利器」,便隨時都可以進行說走就走的旅行。

後來,儘管飛俠夫婦也成為了頗有熱度的旅遊部落客,但這輛車仍一直陪伴著他們,就好像他們的一個夥伴,三個人繼續著「浪跡天涯」的故事……

飛俠和三瓶在109國道上看到的崑崙雪山


你是否也早已疲於應對忙碌的生活和複雜的人際關係,看過這則故事後不妨也瘋狂一把,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或者趁著周末的閒暇,到附近的公園去走走、晒晒太陽,暫時遠離社會的喧囂,也許能讓你鬱悶的心靈豁然開朗。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