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危機?侯佩岑結婚10年「表示對老公很失望」 受夠老公「裝聽不見」網友:不是一路人

侯佩岑上了綜藝《婆婆和媽媽》。

「婆婆和媽媽」,我的天啊,這名字起得就已經讓人膩歪至死了。

這得是有多大勇氣,或者是薪酬得有多高,明星才會來參加這種抖雞毛的節目。



Advertisements


最奇特的是侯佩岑。


甜姐兒數十年如一日地露齒笑,遇言姐本以為她是來秀恩愛的,結果,原本永遠不透露真實個人情緒的她,原本永遠不得罪人一派好嫁風的她,竟然一個勁兒地在節目里吐槽老公黃伯俊。


關於這個事兒,遇言姐先是在微博上看到的。

流傳的幾張截圖中顯示,侯佩岑說老公是「小龍(聾)蝦(瞎)」——

「我生氣的時候他看不到,我問他問題的時候他聾。」

兩句話立刻讓人聯想到喪偶式婚姻。



Advertisements


網友說在節目上說配偶「聾」、「瞎」,這真是挺讓人詫異的。

不知道是不是節目組給侯佩岑安排的劇本。

不過不管怎麼說,參加暴露日常的節目還大力吐槽,跟侯佩岑以前的形象太不一樣了。


畢竟侯佩岑曾經是被李敖說跟周杰倫談愛戀眼光太差時,都會禮貌回應「 我有在聽長輩說話」的人。

再一看,侯主播近幾年工作量寥寥,參加的幾檔節目毫無浪花,似乎除了周杰倫的前女友之外,她身上再沒有別的記憶點。

巧笑倩兮、溫良恭讓的侯佩岑,狠下心把家長里短拿出來說事,大概一來是節目需要衝突,二來是她需要刷點存在感。

畢竟,黃伯俊雖是金融才俊,但40萬美元的年薪要支持一個上流社會之家是遠遠不夠的。



Advertisements

網上都在說黃伯俊結婚十年,從來不照顧老婆的吃飯口味,一瓶400塊的精油還嫌太貴,不溝通、沒情趣,回答只會說「嗯」、「呃」。

儼然又是一個巨嬰式男人。

但是遇言姐看完了視頻之後,覺得壓根兒不是這麼回事啊。

應該說,黃伯俊是一個挺正常的男性。



不知是不是配合劇組在演,侯佩岑從始至終都很聒噪。

黃伯俊在電腦上開會,侯佩岑在廚房弄吃的。

非常簡單的一頓午飯,就是炒個雞蛋,把麵包烤一下,其實都算不上是做飯。

Advertisements

期間,侯佩岑幾次三番問黃伯俊吃什麼、怎麼吃、為什麼不吃。


這對話是這樣的——

侯佩岑:「你是要吐司還是雞蛋?」

黃伯俊(在開會):「你幫我做決定。」



侯佩岑:「吐司還是雞蛋?」X2

黃伯俊:「你幫我決定就好。」X2



Advertisements

侯佩岑把麵包拿出來,又跑回客廳問黃伯俊——

「雞蛋還是吐司?」X3

正在開會的黃伯俊只好第三次回答——

「你幫我決定好了。」X3



然後,沒得到答案的侯佩岑終於下定決心——

「那就雞蛋一人一半好了,厚片吐司給你,要不要加蜂蜜?」

黃伯俊:「都可以。」



Advertisements

侯佩岑返回廚房一秒鐘,又放下雞蛋跑回客廳——

「要荷包蛋還是炒蛋?」

黃伯俊:「都可以。」X2

侯佩岑:「那就炒蛋吧。」

侯佩岑終於開始「做飯」了。

一邊做一邊念,這頓飯雖然看起來簡單,但是有很多點要問清楚,比如,荷包蛋、要熟的還是不熟的、要加胡椒還是加醬油,自己都還沒機會問。



然後,「飯」做好了,開始吃飯。

一個盤子里放了淋了番茄醬的炒雞蛋和一片烤麵包。

侯佩岑又雙叒叕開始發問——

Advertisements

「你要不要蛋,要還是不要,假如你不要我就吃,所以你不要,你為什麼不要蛋,是不好吃嗎,麵包剛烤出來就要吃。」






最後,這段對話以黃伯俊使勁往嘴裡塞麵包結束。

黃伯俊的表情非常好笑,有點惶恐委屈、有點不明所以,看著各種抓馬的侯佩岑,會忽然像背台詞一樣冒句:「辛苦了,很好吃,真的很好吃。」



想想這兩人結婚10年了,為了吃炒蛋還是吃荷包蛋,一個人天天追問,一個人天天不說,也是神奇。

後來,侯佩岑跟母親抱怨,黃伯俊總是沒有準話兒,好吃不好吃都不會回答,耳朵像是關起來的,聽不見自己的音頻,自己覺得心累,對他有點失望。

看來侯佩岑的爆發是積怨已久。




不過老阿姨覺得,這真的不是什麼大事兒。

你說你弄個雞蛋麵包片,你就端出來往桌上一放,愛吃就吃,不吃拉倒。

換了我是等吃飯那個人,我真的是寧可你別做飯,咱就吃沒烤過的麵包片,你也別這麼來回逼問我,念得我躁鬱症都要犯了。

還有黃伯俊也是,你既然知道老婆是凡事要講清楚的性格,就乾脆告訴她自己想要吃什麼不就完了,或者你說句「我不吃,你別做」也算是句話。

幹嘛老是「嗯嗯啊啊」的讓她抓狂呢?



侯佩岑兩口子談論精油的那段也很好玩兒。

侯佩岑在加濕器里滴了精油,一直說,這不止是香,是自然的能量,能夠緩解疲勞,什麼什麼的。




黃伯俊是直男思維,被Cue到有沒有感受到效果,只會實誠地回答——

真有那麼厲害嗎?沒什麼感覺,就是挺香的。




聽說一小瓶精油要2千台幣,黃伯俊更是驚訝極了,覺得侯佩岑被人騙了。




有人說黃伯俊太過小氣,老婆買瓶精油他還嫌貴。

小編倒是覺得,他只是單純地對2千台幣買個玄學這事感到不解。

同樣的場景還發生在刮痧的時候。

侯佩岑一直問黃伯俊,是不是覺得舒服一點,是不是覺得精神好了。

只會說大實話的黃伯俊嗯了半天憋出來兩個詞——

「好熱。」

這又讓侯佩岑覺得崩潰。




侯佩岑吐槽黃伯俊太木訥、不貼心、話很少,是個很尷尬的人。

不過覺得他的人品看著還行。

地震的時候穿著一隻鞋就跑去救老婆,扶打點滴的老婆去廁所還幫她提褲子。

包括這一次,黃伯俊明顯不想上真人秀,但為了老婆咬牙被迫營業。

還是很拉好感的。

但是,侯佩岑大概更喜歡那種抓馬的,浪漫有情趣會搞事情的伴侶吧。




話說侯佩岑離奇的身世一直是個話題。

侯佩岑出生在一個上不得檯面的家庭。

母親林月雲用現在的話說是職業小三,而且是兩度做人情婦。

第二段婚外情更是保持了29年之久。

靠別人的丈夫養活,到老仍然錦衣美食,也真是好本事。




林月雲最著名的一句話,是在採訪中向情夫的妻小道歉,又說自己也是無奈不得已為之,「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侯佩岑是林月雲跟第一任情夫的孩子。

侯佩岑結婚,老媽的第二任情夫以父親角色出席,這對母女又被罵成「鳩佔鵲巢的戲精」。

林月雲女士今年71歲了,大概輿論對老人比較寬鬆,還請她上了節目。




出生在這種不尋常的家庭,侯佩岑從小被母親按著上流好嫁風培養。

拿起電話要先說:「你好,我是佩岑」;不睡覺還頂嘴會被母親用牛奶潑頭;一言一行都要符合淑女標準。

侯佩岑從小學習成績很好,後來又留學南加大傳媒系。

但是林月雲的想法是培養一個小徐子淇。

亦舒師太也說過——

女孩子最好的嫁妝是一張名校文憑,千萬別靠它吃飯。


▲侯佩岑和母親


也是因此,侯佩岑交往過的男生,除了周杰倫,基本都是小開富二代。

真白富美關穎在書中諷刺到——

我聽說一個有小孩的女人,被一個富商長期包養,連不是親生的小孩都喊他daddy。那小孩後來在美國念名校、開名車,只跟上流社會的第二代來往,彷彿她也是那個家族的一份子。

文中的「小孩」雖沒有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知道說的是侯佩岑。


▲關穎吐槽了侯佩岑,兩個人又一起出席活動。名利場上抬頭不見低頭見


至於侯佩岑和周杰倫談戀愛,她說是自己「人生中唯一一次的任性」。

現在翻翻當年周杰倫和侯佩岑一起錄節目的視頻,侯佩岑的嬌羞開懷簡直溢出屏幕,跟平時訓練有素的職業笑不一樣。

不過,據說林月雲對這段女兒和藝人的戀情如臨大敵。

林月雲不遺餘力要調教出來一個符合上層社會擇妻標準的女兒。

要維護女兒清純溫柔、知書達理的好嫁人設。

最有趣的操作是,侯佩岑結婚的時候,林月雲放出話來,女兒是處女出嫁。

呃,問周杰倫聽到後的感受。

林月雲自己是職業情婦,卻要求侯佩岑遵守「女德」,大概也是因為希望女兒能圓自己未競的名媛夢吧。




可惜呀,侯佩岑成不了徐子淇。

橫在她嫁豪門前的第一障礙,就是母親林月雲的身份問題。

跟侯佩岑談過一段的連勝文,最終娶的是真白富美蔡依珊,不僅外型端莊大氣像鍾楚紅,還是布朗大學生化碩士畢業。

蔡依珊的照片一曝光,網上的評論犀利毒辣,說蔡依珊和侯佩岑比,是正品和贗品的區別。




從小生長在難以言說的複雜環境,母女依靠別人家的爸爸給錢度日,哪怕是錦衣玉食,心中難免會焦慮。

可以想象,侯佩岑養成了察言觀色、討好周邊人的生存本能。

她曾說自己是驚弓之鳥,什麼事都害怕,沒有安全感。

這或許是童年經驗帶來的心理障礙。




黃伯俊是朋友介紹給侯佩岑的。

當時朋友們都說他是個nice guy,人很隨和,小S也說黃伯俊像是家裡的舅舅。

林月雲也很滿意這個女婿。

另一層原因或許是,當時侯佩岑已經30出頭,又跟周杰倫鬧過這麼一段,恐怕圓不了她媽的豪門夢。

而黃伯俊這個人比較憨厚,婚禮上被記者一問就結巴。

素人專業人士,不是大富大貴、不是社會名流,更適合背景一言難盡的侯佩岑。

當年,侯佩岑說自己喜歡黃伯俊是因為他easy going。


「他是一個沒有壓力的伴侶,不用你刻意做什麼去討好他。」


結婚10年後,侯佩岑說夫妻之間很少聊天,黃伯俊是「小龍蝦」,說自己有點失望,很累。

侯佩岑自己也跟以前不一樣了。

太早放棄了自己所擅長的主播事業。

曾經可以自己寫英文新聞稿的主播,現在圍著一隻雞蛋怎麼吃、一瓶精油有多貴嘮叨半天,聽著讓人疲倦。

其實,周杰倫又有啥好的呢,在一起的時候不公開,非等到被拍到了才肯承認關係,分手后又中二地想挽回,自己不出面,讓哥兒們在綜藝上喊話。


《紅樓夢》中說寶玉和寶釵成親后是「縱使舉案齊眉,到底意難平」。

人大概永遠不會對得到的東西滿意。

由此可見,快樂和知足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