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歲老兵「拿出一桶桶油漆」改造荒廢村莊!持續畫13年「變出繽紛彩虹村落」狂吸遊客瘋朝聖❤️

早上4點,天剛蒙蒙亮,

黃永阜爺爺獨自拎著油漆和刷子,

照常在村中巡視。


他的眼神掃過途徑的每一寸牆壁,

走著走著,突然停下了腳步,

這塊牆壁看起來略微褪色,

他端詳片刻,便蹲下身子,

將刷子蘸上油漆,

借著路燈昏暗的燈光,

老人開始了他持續8年的日常塗鴉。


他叫黃永阜,是台灣留存不多的眷村老兵。

在寶島台灣,散落著許多獨特的村落,因為特殊的歷史原因,裡面曾住滿退役的軍人和家屬,「眷村」的稱謂由此得來。

早些年的「眷村」人才輩出,不可謂不興盛。眾所周知的大歌星鄧麗君、羅大佑,女神林青霞、王祖賢,鳳凰衛視當家主播吳小莉,著名導演劉德凱等大咖名流皆出自「眷村」。

Advertisements

右為鄧麗君兒時照


軍人院落嚴謹的立世風範,

影響著這裡生長的孩子,

也造就台灣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但隨著老一輩的相繼離去,

「眷村」也逐漸失去了其根本的支柱,

一步步走向沒落。


Advertisements

因為經費原因,

房屋年久失修,

早已失了昔日風采,

有些甚至已經淪為殘垣斷壁,

無法居住。


Advertisements

年輕的一代嚮往現代都市的光鮮靚麗,一出去,就不再回來。剩下寥寥無幾的老「榮民」,和少數「眷村後代」,在這些不斷風化的小村落,堅守最後一點歷史的摺痕。


Advertisements

今年98歲高齡的黃永阜,

在半個多世紀以前,

曾經是一名光榮的空軍戰士,

負傷后,就一直棲身於這臨時搭建的「眷村」。


Advertisements

60多年來,

黃永阜像村頭的老樹一般,

見證著眷村的興衰,

面對日益凋敝的村落,

孑然一身的他越發感受到深深的孤獨,

有時心中煩悶,可走了一圈才發現,

連個嘮家常的人都已經沒有。


這樣的生活讓他倍感壓抑,

每當夜晚降臨,

老人一個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

曾經的崢嶸歲月像幻燈片一樣,

在腦中放映,旋轉,

變幻成一朵朵五彩的雲,

開出鮮艷的花兒…


Advertisements

但午夜夢回,

睜開眼的一瞬間,

等在眼前的,

只有冰冷暗淡的牆壁。

這種夢境與現實的落差,

最終讓老人不得不採取些行動,

於是在2008年,當時86歲的黃永阜找來幾桶油漆,

他要給家裡單調的牆壁添點顏色,

也給自己剩餘的日子找點兒盼頭。


Advertisements

動物和花朵在牆壁上緩緩呈現,

老人略顯幼齒的筆觸和著艷麗的油漆,

在牆上蜿蜒出一道彩虹,

蜿著蜿著就蜒到了家門口。


他想起自己去世多年的戰友,

想起1957年4月3日這個永生難忘的日子,

那天他遭遇空難,幾位同胞都撒手人寰,

唯獨他在6天後奇迹般地蘇醒,

此後便在這他鄉的眷村流連到今。

於是,他在門前畫出自己的故事

靜默地述說著他的死亡和重生。


黃永阜的行為,被鄰居看在眼裡,大家覺得這鮮亮的塗鴉讓家裡多了些喜氣,紛紛邀請他把自家的牆給畫了。


得到肯定的老人愈發迷戀上畫畫,一柄再普通不過的油漆刷,一個裝油漆的大碗,老人給眷村斑駁的牆面換上新衣。


牆根和地面的區域畫的最吃力,

必須要蹲下來才能完成,

他一把年紀,一蹲就是好幾十分鐘,

累了就坐下來休息一會兒,

攢足了勁兒就繼續。


這樣畫畫停停,

從早晨4點一直延續到天色大明,

毒辣的太陽炙烤著脖頸,已經接近晌午,

老人這才擦拭著汗水,

滿足地看著今天的「戰果」,

慢悠悠地回家休息。


這樣的日子日復一日,

直到現在爺爺依然持續創作,

他的塗鴉從自家的牆壁到屋外,

再到鄰居家院牆,

最終蔓延了整個村莊。


牆上有花草,動物,人物,也有故事,

還寫滿了祝福的語句,

每一副都通俗易懂,

充滿著童趣和喜慶的氣息。



他說他的畫很多來源於自己的夢境,

只要晚上夢見什麼,第二天就一定要畫下來。

「人老了,記性不好,我怕我會忘了……」


但彩虹爺爺也很「潮」,有段時間,台灣籃球運動員林書豪很火,老人便在牆上畫出了林書豪。


昔日破敗的眷村,就這樣一步步變成了靚麗的「彩虹村」,令人震驚的是,創作了這宏偉彩繪的老人,居然沒有學過一天畫!


「彩虹村」火了,

最先是附近的文藝青年和攝影愛好者,

意外發現這個神奇的藝術寶地,

他們被這工程浩大的塗鴉王國驚呆,

當得知這是一位耄耋老人一己之力成就時,

二話不說就將彩虹村上傳到互聯網。


這樣一傳十,十傳百,越來越多的人慕名前來。


有些欣賞塗鴉,有些來跟黃永阜說說話,「彩虹爺爺」的雅號也應運而生。


突如其來的關注讓黃永阜始料未及,他原本只是隨便畫畫,打發時間,沒想到居然搞出這麼大陣勢,自然,煩惱也接踵而來。


隨著來「彩虹村」參觀的人原來越多,影響越來越大,不少人開始關注彩虹村的土地產權等問題。


有人認為,「彩虹爺爺」的行為是非法塗鴉,也有人說這本來就是即將拆除的建築,畫的再好也沒用,反而讓大家沒有拆遷款可以拿。原本支持他的鄰里們,也因為許多因素,對彩虹爺爺頗有微詞。


2011年,就有鄰居因為遊客過多,影響到日常生活,憤而在彩虹爺爺作品上,噴上「老不修」三字以發泄不滿。


面對撲面而來的種種壓力,

彩虹爺爺很無奈,

但彩虹村儼然已經成為

台灣響噹噹的特色名片,

不少網友與名人都在幫忙奔走發聲。


眾人的堅持驚動了台灣當局,

最終決定將「彩虹村」,

作為「彩虹藝術公園」加以保護。

「彩虹村」每年都會迎來幾十萬的遊客,

巔峰時到了一年60萬!


許多小情侶甚至選擇在這裡拍婚紗照!


如今,98歲的彩虹爺爺依然蝸居在他十幾坪的小房子裡,

每天提著油漆桶在村中巡視,

就像一位戰士巡視者自己的防區,

每當看到牆壁,靈感湧上心頭,

他就上去再畫上幾筆,樂此不疲,

為了畫畫,多年來他花費了不少金錢和精力,

但他依然堅持將彩虹村免費開放。


他期待大家來,期待大家來和他說說話,合個影,他說:「我希望來彩虹村玩兒的遊客,都能帶著開心回去。」


一桶油漆,一份堅持,

村子活了,人心亮了,

遲暮之年的垂垂老朽,

就此譜出自己的夕陽紅。


生命的長度已經不能改變,但依然可以變的更豐富,不管何時,只要心動了,行動永遠不會太遲。



參考來源:Youtube、mymodernmet、微信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