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30年轉正!「為丈夫終生穿塑身衣」4億遺產卻只得1元「因爭產與兒女公開決裂」73歲臨走前才和解

很多人都看過港劇TVB的《溏心風暴》,這部劇演繹的是長輩和子女互撕的戲碼,狗血劇情成了長篇電視劇,風靡一時,直至今天還被很多港迷拿來重溫,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這部港劇其實是根據真實故事的原型改編而成的,而今天我們故事的主角,她複雜的家庭,就是這部電視劇的原型。

在很多人看來,美女嫁入豪門是最好的歸宿。

Advertisements

但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諸多女明星嫁入豪門後苦等出頭之日,但坐擁億萬家產後才發現自己並不快樂。


Advertisements

「祥嫂」洪金梅就是這樣一個悲情的女人,汲汲營營一輩子,最後卻成了一個笑話,其傳奇事迹還被TVB拍成了電視劇《溏心風暴》,轟動一時。

大哥的女人

說洪金梅就不得不先說另一個傳奇人物——鄧永祥。


Advertisements

鄧永祥是香港地區的粵劇名伶,又名「新馬師曾」,其唱腔獨成一派,備受追捧。

除此之外鄧永祥和別的名伶一樣涉足演藝圈拍電影,因此除了戲曲家的身份外,鄧永祥在香港影視界也有一定地位,與邵逸夫是好友,因此被尊稱為「祥哥」。


TVB兒童應該記得,最早的《歡樂滿東華》經常會邀請他唱《萬惡淫為首》等粵曲籌款,可能因為從小捱窮,祥哥唱這首歌時很是凄涼。一唱到「冷得我騰騰震……」時,觀眾的善款就不斷捐進來,算是節目的籌款流量擔當,所以他也有「慈善伶王」之稱。

而鄧永祥與洪金梅的相識頗為傳奇。

Advertisements


洪金梅算不上是頂級美女,但19寸的細腰和人中的銷魂痣讓人見之難忘,所以很快成為了舞廳的頭牌。

一次偶然的機會,17歲的洪金梅在馬場偶遇了49歲的鄧永祥,兩人一見鍾情。

Advertisements


說是一見鍾情,其實洪金梅有自己的「算計」,命運坎坷的她從小立志要嫁個有錢人,給他生兒育女,過上貴婦的生活,而在娛樂圈堪稱「大哥」的鄧永祥無疑是符合這一標準的。

所以洪金梅不顧32歲的年齡差距,不顧鄧永祥已經有妻有子,義無反顧的和他同居了,處處以「祥嫂」自居。

Advertisements


祥嫂曾在訪問中自豪地說:「我是以處女之身嫁給他的,祥哥覺得很榮耀。」

而按照祥嫂的說法她是真的愛鄧永祥的,因為當時她的裙下之臣很多,不僅有邵逸夫還有謝賢。

據說邵逸夫甚至公開邀請她入行,但她覺得自己並非最好看,不一定紅便拒絕了。而謝賢太帥,身邊女伴不斷,讓她沒有安全感,還是做朋友最好……

Advertisements


所以在一眾追求者中,洪金梅選擇了大自己32歲的鄧永祥,而鄧永祥對洪金梅也不薄,為了和她在一起,向妻子賽珍珠提出了離婚,洪金梅很快跟著鄧永祥住進了價值數億元的永祥大廈頂樓。

但洪金梅並沒有過上「驕奢」的富太生活,反而以夫為天,成了鄧永祥的生活助理。


她24小時服侍祥哥的起居飲食,為他打點片場工作,泡參茶燉燕窩,據說她生長子鄧兆尊的時候,破了羊水還忍痛待在片場打點。


但畢竟有32歲的年齡差距,鄧永祥有時也感嘆自己年紀太大,和洪金梅不般配,不料他話音剛落,洪金梅便將長發梳成髮髻,打扮的自己愈加成熟,此後20多年再也沒有換過髮型。

因為丈夫鄧永祥喜歡自己19寸的細腰,洪金梅就為他的癖好穿了一輩子的塑身衣,即使先後生了4個孩子,也永遠保持少女的身材。


可以說洪金梅的一生幾乎都在討好鄧永祥,為鄧永祥而活,但她卻一直沒能等來一紙婚書,直到1992年,已經和鄧永祥同居30年的洪金梅終於等來了自己夢想的婚禮。

彼時已經76歲的鄧永祥為44歲的洪金梅舉行了一場 名為「金馬紅梅慶同心」的世紀婚禮。


TVB對婚禮全程直播,邵逸夫做主賓,曾志偉做司儀,劉德華、張衛健、吳君如做表演嘉賓,其豪華程度絲毫不亞於任何一場頒獎晚會。

婚禮現場,76歲的鄧永祥單膝跪地對洪金梅說出愛的誓言:「金梅『打令』,我的心肝!我的寶貝!你真雍容,你真玲瓏,你真是我生命的彩虹……」

那一刻,洪金梅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的一切付出都有了回報

但也有不少人疑惑,已經結束了3次婚姻,曾直言再也不會輕易給女人婚姻的鄧永祥,為何在晚年突然決定與洪金梅結婚了呢?

洪金梅曾給出過答案,她說一怕祥哥百年歸老後有紛爭,二怕前妻賽珍珠的孩子會回來爭家產。


而事實上,賽珍珠離婚後帶著三個兒子鄧兆楷、鄧兆鴻、鄧兆康黯然移居國外,再也沒有出現在公眾視線,反而是洪金梅因為遺產和丈夫,和自己的4個子女鬧得不可開交。

遺產大戰

苦等30年結婚後,洪金梅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她不但沒有放鬆對丈夫的管控,反而比婚前管得更嚴,更有危機感。

她曾說:「我不願讓第二個女人服侍祥哥,有第五任祥嫂,所以我一定霸住這個位置。」


而霸住「祥嫂」位置的第一步就是轉移財產。

1996年,鄧永祥和子女們發現,祥嫂洪金梅在變賣他名下的資產,並把資金調往國外。於是祥哥把永祥大廈業權轉到子女名下。

不料他這一舉動徹底激怒了洪金梅,洪金梅與鄧永祥大鬧甚至揚言要離婚,而與鄧永祥生的4個子女居然全站在父親這邊,自此遺產大戰拉開序幕。

洪金梅當然不是孤軍奮戰,一直以來她對八弟疼愛有加,甚至要子女替八弟還債,而這股不滿終於在洪金梅與鄧永祥鬧翻後爆發。


正當鄧永祥攜洪金梅為無線錄製《歡樂滿東華》之際。鄧兆榮,鄧翠玉竟然叫上十一姨,九舅父,還有娛記,一行十幾人浩浩蕩蕩趕往永祥大廈,向八舅父追討債項。

生性剛烈、脾氣火爆的九舅父先是來一記飛毛腿,直接踢開門,緊接其後,所有人衝到房裡,大聲質問八舅父,向他討債還錢,情緒不受控的九舅父更是激動不已,砸完電話砸杯子,結果手掌被玻璃划傷,當場血花四濺。


世紀鬧劇一出,偏幫弟弟的洪金梅公開指責四個子女是「惡霸」,果斷抱團的鄧兆尊四兄妹,則反擊洪金梅是「武則天」,還痛罵八舅父是「奸國舅」,自此母子反目,夫妻敵對,洪金梅成了孤家寡人。


而身體本來就不好的鄧永祥在這場鬧劇之後徹底病倒,住院3個多月後撒手人寰。

在去世之前,鄧永祥對4.2億遺產做出了分配,他著重提出:遺產不能給經濟獨立的洪金梅,如果她要鬧,那就給她1塊錢吧!


30年的夫妻恩情,30年的痴情付出,只值1塊錢?這是鄧永祥對洪金梅最大的「羞辱」!

不蒸饅頭也要爭口氣,洪金梅與子女的爭產鬧劇就此展開!


鄧永祥去世,洪金梅還是從電視上得到的消息,她想去靈堂祭拜,卻被四個子女擋在門外,甚至不允許她穿孝服。

大兒子鄧兆尊更說:「我們和她已斷絕母子關係。」

洪金梅在靈堂外大鬧,在媒體面前哭訴,甚至揚言要「搶屍」。


為了讓父親入土為安,子女們讓步,洪金梅得以穿孝服進場,送了這個自己「最愛」的人最後一程。

但喪禮結束後,洪金梅立馬找媒體爆料,說大兒子鄧兆尊要她準備好4000萬本票,才可以進去拜祭。

子女們立馬反擊,說父親病重期間,洪金梅只探望過一次,因為她把錢財都轉移了,所以父親的醫藥費只能靠變賣產業湊齊。


本來是血濃於水的骨肉至親,卻因為錢財反目成仇,家醜外揚在媒體面前互曝醜聞。

這場爭產大戰持續10年,從「靈堂大戰」、「傳媒大戰」到「法庭大戰」,市民也像追劇一樣圍觀了整場爭產事件。


TVB居然根據鄧家的爭產故事改編了電視劇《溏心風暴》,收視率居高不下,果然藝術源於生活!


2006年,持續10年的遺產大戰以洪金梅敗訴落幕,判決書把她定調為騙取丈夫錢財的女人,洪金梅卻依舊在媒體面前為自己辯解:

「我17歲入鄧家門,要收回些青春給我才公平,是不是?」


但這個世界上哪有絕對的公平?槍響之後,沒有贏家!

因為10年爭產,再加上通貨膨脹,鄧永祥留下的4.2億遺產除去損耗之後早已寥寥無幾,永祥大廈早已變賣給他人,四個子女成了租客。

而洪金梅,一個人帶著4隻狗住在三萬尺的永祥苑中,與鄧永祥的靈位為伴,客廳中最醒目的位置掛著兩人的巨幅結婚照,這是洪金梅一輩子的驕傲,也是一輩子的痛!


2019年,洪金梅因肺癌去世,去世時終於和四個子女和解,子女們陪伴在她身邊,送了她最後一程。

而在去世之前,洪金梅對身後的15億遺產也做了分配,對她反對聲最大的鄧兆尊成了最大受益者,可笑,又可嘆。


洪金梅臨走前留遺言說,希望把「永祥苑」作為「伶王新馬師曾藝術紀念館」。她要求將鄧永祥生前演出資料、影像、圖片放在館內,以此紀念亡夫一生的藝術成就。


而她自己則葬在永祥苑的荔枝樹下,到地下後繼續陪伴愛人。

事後,鄧兆尊、兆榮、翠玉及碧玉遵循母親遺願把她葬在了永祥苑,全了他們最後的母子情分。


結語

洪金梅轟轟烈烈的一生就這樣結束了,她對丈夫百依百順,對子女強勢霸道,她爭了一輩子,最後卻發現一樣也帶不走,帶走的只是丈夫的失望,子女的敵視和別人的嘲笑。


洪金梅表面很強悍,骨子裡卻很自卑,她拚命的想依附別人,沒有了自己獨立的人格,也喪失了與子女們的親情。

洪金梅就是典型的巨嬰,難怪鄧兆尊都要說:「她是一個心智未開的少女,不知是她生了我,還是我生了她。」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們不能依靠別人得到幸福,也無法一輩子靠被人活著,不管是嫁入豪門還是生活平庸,我們都應該是自己的主人。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