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偶娶小54歲妻!楊振寧原配身分曝「是名門的頂級名媛」 生前「幫夫牽線再婚妻」兒女大器感謝後母

2004年一場相差54歲年齡差距的婚姻,吸引了大眾關注!著名物理學家、諾貝爾獎得主楊振寧教授,在喪偶後、82歲時迎娶28歲的年輕妻子翁帆,頓時引發一陣熱議 ,然而翁帆雖然對丈夫呵護備至,但她其實心中都知道,楊振寧的愛情,在原配杜致禮離開時,就跟著她去了...

楊振寧的原配杜致禮身分不凡,是著名將領杜聿明的長女,杜聿明共有三子三女,他給三兒三女分別取名「禮、義、廉、仁、勇、嚴」。

Advertisements

作為長女,杜致禮繼承了媽媽曹秀清的美貌,同時又接受過良好的教育,一舉一動都充滿了大家風範,

Advertisements

同時因為她在文學和音樂上都很有天賦,同時還喜歡藝術和雕刻,深受蔣中正夫婦的喜愛,

被稱為上海最漂亮最有才華的公主,那時候大家都說「誰能娶到杜致禮,那是幾輩子得來的造化啊!」

在西南聯大附中讀書時,杜致禮就是男學生們愛慕的對象,但是大家都把她當做高貴的牡丹一般對待,只可遠觀,連正眼看一眼都不敢,

Advertisements

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杜致禮心中已經有了心上人,

這一年,一個物理高材生來到西南聯大附中教書,他就是比杜致禮大5歲的楊振寧,

楊振寧的家境雖然比不過杜致禮,但是也可以與之抗衡,一文一武,

他的父親楊武之是著名數學家,還是清華大學和西南聯大數學系導師,早年留美博士,華羅庚就是他的學生,

Advertisements

在父親的熏陶下,楊振寧從小就是學霸,14歲就考進了西南聯大,畢業後又考了清華大學的研究生,畢業後又考上了芝加哥大學的博士生,

在準備出國期間,他在父親的安排下去了西南聯大教書,兩人因此而相識,

但是當時杜致禮還不敢表達自己的情感,再說楊振寧馬上要出國了,兩個人是不會有未來的,杜致禮就把這份感情埋在了心底,

一年後,楊振寧帶著庚子賠款獎學金赴美學習,順利地完成博士學業後,他進入了物理學的最高殿堂「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工作,

Advertisements

1949年,杜致禮在宋美齡的安排下,去了宋美齡的母校,美國衛斯理學院攻讀英國文學,

因緣際遇般,她和楊振寧在當地唯一的一家中餐館相遇了,

楊振寧起初並不敢相認,5年不見,當年那個文弱的女學生,已經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而且氣質越發沉靜,舉手投足充滿了大家閨秀風範,


Advertisements

她讓27歲的楊振寧第一次體會到了對一個女人日思夜想的滋味,於是分別後不久,楊振寧就主動追求起了杜致禮,

「我並不知道杜致禮到了美國,我是無意中走進那家飯店,我早到或者遲到,都將錯過與杜致禮相見的機會,我們見不上面,也就談不上一輩子的婚姻,可命運之神安排我們在那一天那個地點相聚,這不能說不是一個奇蹟。」楊振寧說道,

郎有情妾有意,她仰慕他的才華,他喜歡她的美麗睿智,不久之後兩人就結婚了,

這是一段真正的天作之合,分庭抗禮的婚姻,沒有誰高誰低,只是因為相愛而結合,是楊振寧生命中真正的愛情,

婚後,楊振寧繼續做物理研究,而杜致禮則在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教中文,

Advertisements

雖然生活並不富裕,但是杜致禮總是對生活保有熱愛,她把家裡布置得溫馨又有情調,每天都在客廳插上新採摘的鮮花,

花園草坪也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條,楊振寧的朋友和社交也都是她來應付,

每次楊振寧的朋友來家裡做客,都會驚嘆於杜致禮的精緻,不管是在多麼動蕩和窮困的環境中,她永遠將頭髮梳得一絲不苟,永遠穿著得體的衣服,永遠處亂不驚,這都來自於她良好的家教,

而且不管家裡發生再大的事,她總是能處理得很好,從來不讓楊振寧分心,

楊振寧的好友許淵沖在回憶錄中說:「到底是個科學家,忙碌起來沒日沒夜,生活自理能力較差,日常事務不能說是通達的,交友之類的人際往來更是疲於應付。這一些,都有賴杜致禮在背後支撐。所以,在楊振寧功成名遂之後,她屢屢被譽為「成功男人背後的偉大女人」。

結婚1年後,大兒子楊光諾出生,楊振寧的事業也迎來了頂峰,

1957年,楊振寧和李政道因「宇稱不守恆」理論的貢獻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在頒獎典禮上,杜致禮一襲珍珠白色的旗袍出席,高貴典雅,大方的與眾人交談,哪怕是瑞典國王來邀請她跳舞,她也不卑不亢,

兩人共同走入舞池,翩翩起舞,杜致禮的優雅身段和舞姿給眾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然杜致禮也不是一切都做得那麼完美,在楊振寧和李政道的關係上,她就曾做過錯事,

在共同獲得諾獎5年後,楊振寧和李政道忽然徹底決裂,不在一起做研究,友誼也徹底斷絕了,

這令世人無比驚訝也無比遺憾,作為楊振寧的妻子來說,杜致禮一直都在為楊振寧考慮,她認為李政道是「上海小開」,肯定會在利益上算計楊振寧,不能太相信他,

時間長了兩個人的嫌隙越來越大,後來李政道首先宣布科學大發現的主導權歸他,楊振寧才對此做出反駁,從此決裂,

後來杜致禮又生了一兒一女,孩子們也都繼承了父母的優秀基因,在各方面都有不錯的成就,

大兒子楊光諾畢業於密歇根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現在是一名電腦編程工程師,

二兒子楊光宇是一名化學博士,現在在紐約做研究,

小女兒楊又禮,成為了一名醫生。

2003年10月,77歲的杜致禮因病離去,而楊振寧也已經82歲,安葬完愛妻後,他決定回國定居,

他搬到了北京清華大學長住,清華大學早已蓋好了三幢「大師邸」,一幢給楊振寧,一幢給楊振寧安排到清華工作的林家翹,

另外一幢給了楊振寧由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請回清華的傑出電腦數學專家姚期智,

而令人意外的是,楊振寧回國後送給大眾的第一個禮物,竟然是迎娶比自己小54歲的翁帆,而且是在杜致禮剛剛走後1年。

原來,在1995年時,楊振寧就和翁帆有過一面之緣,

那時他和夫人杜致禮受邀參加汕頭大學舉行的第一屆世界華人物理學大會,當時負責接待他們的學生就是翁帆,

那次見面19歲的翁帆給楊振寧夫婦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她細心體貼,而且對文學十分熱愛,

臨走時杜致禮還給她留下了自己的地址,鼓勵她多寫信跟自己交流詩歌和文學,

後來杜致禮離開後,翁帆也貼心地寫郵件去慰問楊振寧,一來二去兩人就熟悉了起來,

加上翁帆和年輕時的杜致禮長得十分相像,楊振寧的心裡不知不覺地產生了一種特別的情愫,

為了確認這種感覺,他很快就約翁帆在中山大學見了一面,他們一起散步、騎單車,楊振寧好像又找到了年輕時戀愛的感覺,

一向敢於表達感情的他沒有猶豫,直接向翁帆表達了想要一起生活的心愿,

其實這不是衝動,也不是貪戀美色,更不是忘記髮妻,

到了楊振寧這個高度和年齡,很多事情他已經看開了,也非常理智,

杜致禮的離去他雖然悲痛,但還是明白自己仍要好好地活下去。

同時他也看過老朋友離開之前因為無人照料,保姆也不細心,竟然把飯菜的湯滴到了書上,一向過得優雅乾淨的他,是絕對受不了這種生活的,

所以他很清醒地知道,自己需要一個人照顧,這個人不能僅僅是個保姆,要身體好,能一直貼身地照料他,還能幫他整理資料,做他的助理,如果再能和他思想上投契,那是最好不過了,

而翁帆剛好滿足這些條件,唯一讓楊振寧擔心的就是,她太年輕了,肯定會引發巨大的社會輿論,也不知道她能否接受,

但是已經82歲的他已經無暇去浪費時間了,於是他直接了當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結婚,

甚至沒有什麼儀式,只是給翁帆打了個電話,

令他沒想到的是,翁帆只是略微沉思了一下,很快就答應了。

原來翁帆對他早已心生崇拜,楊振寧對她來說,不僅僅是個老師、朋友、更像是一個精神領袖,照亮了她茫然的人生,

此時此刻,翁帆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意義,如果能照料楊教授到老,為國家做出更多的研究成果,造福大眾,犧牲自己的青春又算的了什麼呢?

這種想法讓她內心澎湃,並且產生了巨大的勇氣,包括面對潮水般質疑的勇氣,

她相信,只要楊教授站在她身邊,她就不怕被全世界誤解,

2004年,他們登記了,沒有舉行什麼儀式,翁帆就搬進了清華園,

從此以後她的生活中就沒有了自己,全是楊振寧,

每天早上比他先起床,為他調好屋裡的溫度,準備早餐,等他醒來後扶他穿衣服、洗漱,

吃完早餐後和他一起打太極拳,下午一起去看畫展、聽音樂會等,

偶爾有活動時,她都會全程陪著參加,楊振寧也一直都牽著她的手,

如今不知不覺18年過去了,楊教授已經100歲了,還是身體健康,仍然還可以上課,

翁帆為了照顧他反而看起來老了許多,才46歲眼袋皺紋已經爬上了她的臉龐,

楊教授的子女們非常感謝她,尤其是大兒子楊光諾說:「她是個非常善良的女孩,如果不是她的照料,我們沒法安心工作。」

而婚後兩人也把全部的積蓄200多萬美元(約新台幣5900萬)都捐贈給了清華大學,在清華每年的百萬年薪,也都捐回給了學校,

楊振寧也已經提前立下遺囑,離去後他的所有財產都給孩子們,翁帆只有清華園房子的居住權,對此翁帆沒有異議,

兩人曾經參加一次採訪,主持人問道關於兩人的愛情時,

翁帆承認自己對楊振寧是先崇拜再愛,但是她很享受現在的生活,

「年輕時追求轟轟烈烈,現在覺得內心的寧靜是最難得的,我就像身在一個象牙塔中的象牙塔,這種感覺特別踏實。」

楊振寧則這樣回答:「翁帆是上帝給我的最後一個禮物。」

楊振寧沒有用愛人來形容翁帆,也沒有用愛來表達,而是用了「禮物」一詞語,

也許在楊振寧的心目中,愛人永遠只有一個,那就是杜致禮,

他是喜歡翁帆的,也感謝她,但那不是愛情,因為他們並不是勢均力敵和平等的,無法言愛。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