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女子賣婚救父「為夫家生3子女」拋下一切重拾自由 與國父獨子「相戀13年分手」子孫成器85歲安詳離去

戲劇化的一生!


1912年,藍妮出生於澳門的一個苗族大家,祖上原籍雲南昆明,屬苗王後裔。祖父藍和光是前清舉人,曾任廣東香山縣知事,在十年前因丟了官職舉家移居澳門從事實業經商,經過數年努力,居然闖出了名頭,待藍妮出世後,藍家已經家大業大。

想必會覺得藍妮這個名字聽起來有點奇特可愛,但她其實有個比較正經的名字,叫藍業珍。之所以叫藍妮是因為在讀書時被同學起綽號「爛泥」,但藍妮也不生氣,後來大家叫慣了,藍妮乾脆就把綽號「爛泥」諧音成「藍妮」,此後一生別人就基本上只知她叫藍妮。

藍妮的家庭除祖父比較傳統外並不封建,父親藍世勛留過洋,母親方淑貞又是名門閨秀,所以藍妮從小接受了比較開明的教育,遷居上海後,11歲時入南京惠文中學讀初中,13歲進南京暨南女中,15歲回上海,升入智仁勇女子中學讀高中。

Advertisements

相信這一切一直美好下去,藍妮的未來會是一個平穩幸福的局面,甚至她會像許多名門閨秀一樣不為後人所知,但是突如其來的磨難讓她猝不及防,以至於她的人生在歷史上留下傳奇一筆。

圖 | 年輕時的藍妮


Advertisements

賣婚救父 充當生育機器

1926年,父親藍世勛與好友陳保初外出商辦,途中遇襲,好友陳保初不幸離去,父親藍世勛撿回小命,但因親睹友人慘況,回到家中已精神失常,時而恍惚驚悸,喪失工作能力,遂撤去了稅務局長的工作,只能長期在家休養,整個家庭一下子陷入坐山吃空的狀態。

後來藍世勛想起當年借出二十萬兩銀子給一位兄弟未討回,便領兩個老僕去香港討債,奈何這位兄弟欺他有精神問題不認賬,飯都不留就將藍世勛打發走。悻悻而回後,途中兩位隨行老僕見利忘義,又將藍世勛看病費用全部捲走,經多番打擊,回到家時藍世勛已精神崩潰,幾年下來錢花去不少,病卻一點沒好。

到了1929年,藍家已難以應付日常開銷,18歲的藍妮被迫中途放棄學業,迎來了人生第一次婚姻。

Advertisements

南京財政部次長的兒子李定國向藍家提親,答應婚後每月會津貼藍家100元,藍妮的母親一向開明,但也不得不甘於現實接受了這個優待條件忍痛「賣女兒」。

對於母親主張的「賣婚」一事,藍妮並不反感,每每想到父親病重,兩個弟弟尚在年幼,她就更能體諒母親的難處,出於家庭責任,藍妮同意了婚事。

Advertisements

然而嫁入李家後,藍妮並未享受到半點豪門幸福。李家是封建的漢族官僚人家,府中對兒媳的清規戒律極多,藍妮一直被限制自由,加之李家認為藍妮是買來的,而且每月還要白給一百元,就肆無忌憚地招呼藍妮作傭人使喚,甚至家裡的僕人都不時調侃她幾句。藍妮在家受慣母親疼愛,在學校深受同學喜歡,哪曾受過這樣的氣,但為家庭和睦,藍妮亦甘於委屈,處處忍氣吞聲力求避人口舌,希望李定國早日熬出頭自立門戶。但不想李定國為人風流浪蕩胸無大志,倚仗家庭富有,整天只懂吃喝玩樂不思進取,藍妮屢勸不改,結婚5年,就連想談點什麼也好似陌生人一樣。

在過日子的男人身上看不到希望,這讓藍妮對這段婚姻徹底絕望。

1934年,已經為李家生下三個孩子的藍妮不甘繼續當「生育機器」,毅然捨下一兒兩女正式向李定國提出離婚,委託大律師吳凱聲出面調解,本想爭取點贍養費,但身為財政部次長之子的李定國卻一分都不想給,最後藍妮被凈身出戶。吳凱聲當時出於同情問藍妮:「你離婚後怎麼打算?」藍妮無奈地回答:「我身上現在還有幾百塊錢,用完以後,就去投黃浦江」。

Advertisements

這時的藍妮才不到23歲,離婚沒有什麼捨不得的,唯一捨不得的就是三個孩子。

圖 | 身著旗袍的藍妮


Advertisements

成為高官二夫人

離開李家後,為了生存,藍妮揣著幾百塊錢獨自一人來到了上海,幸虧讀書時人緣不錯,得到了許多同學的關照。藍妮拒絕了同學的建議去當女工或者再嫁,她開始憑藉自己的智謀與手腕涉足上流社會,頻頻出入各種交際活動,以一個女人的身份插話於男人們的公事與商業,不禁讓一些男人對她刮目相看,因此結識了不少社會精英,很快成為了上海有名的交際花。

不得不說,出身少數民族的藍妮天然沉魚落雁,眼睛有一種迷人的混血藍,皮膚白皙得吹彈可破,即使生育了三個孩子身材也未見臃腫,反而欲顯成熟。在十里春風的上海洋場,很難不被男人側目,但她有自己的矜持,得了別人的殷勤又始終保持不遠不近的距離,就連四公子之一的張少帥都曾痛心與這位美人失之交臂。

Advertisements

然而,感情的世界如此奇妙複雜,再矜持的人,也難逃一見鍾情。

圖 | 30年代藍妮與孫科在南京


1935年暮春,藍妮在同學的一個家庭宴會上與海歸的孫科對上了正確的眼神,立馬墜入了愛河,孫科也對藍妮展開了瘋狂的追求。

孫科來頭非常大,是孫中山先生唯一的獨子,民國的四公子之一,時任國民政府立法院院長。藍妮對孫科的身份和談吐學識都毫無抵抗力,但問題在於孫科已有正室陳淑英,而且陳淑英還為他生下了四個孩子,彼時正因水土不服而回澳門養病。考慮到民國的法律不再允許一夫多妻制,藍妮一時間不敢答應孫科的追求。

孫科看出了藍妮的顧慮,於是假借事務繁忙為由,聘請藍妮為私人秘書,協助辦理公私事務,這個主意雖然有點浮誇,但似乎很稱合藍妮的心意。此後藍妮與孫科同住一起,公開出席了各種公私場合,但很不愉快的是,一位不速之客在這時登門,她並不是孫科的原配,而是孫科的情人嚴靄娟。

嚴靄娟在江浙一帶屬於大戶人家的女兒,是孫科的前任秘書加情人,已經發生了四年的「辦公室戀情」。此時的她身懷六甲,孫科一個交代都沒給就與藍妮相好了,所以她要上門討說法。

藍妮一時間夾在兩人中間進退兩難,但她不打算撤退,而是很巧妙地勸退了嚴靄娟,並答應後續會勸說孫科補償她一筆費用。同時,她也意識到,嚴靄娟的今天,或許就是自己的明天,所以她要求得到名分。

孫科答應了,但為避社會輿論,兩人沒有正式的婚禮,也沒有正式的手續,只是私下擺了四桌酒席請宴同事,並立下親筆字據由藍妮保管。

我只有原配夫人陳氏與二夫人藍氏二位太太,此外決無第三人,特此為證,交藍巽宜二太太收執。

席間孫科滿面春風,戲言道:「我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啊!」確實,一個在家替他照顧孩子,一個在身邊照顧他,人生好不得意。

孫科對藍妮非常上心,同年在上海花2萬元買了一幢花園洋房贈予藍妮,兩年後又與藍妮生下一女,取名孫穗芬。在後來藍妮蒙冤被戴笠關進監獄,孫科更是以辭職要挾奮力相救。

有人曾不解問藍妮,孫科美女見得多了,為何獨對她痴情,藍妮得意坦言:「比我漂亮的女人有得是,但我有頭腦。」

圖 | 左一孫科,左二藍妮


叱吒商界

1937年秋抗日打響,上海失陷,南京危在旦夕,藍妮與孫科共赴重慶。在這裡藍妮見識了不少高層領導人,還與鄧穎超成為了畢生朋友,同時也與孫科度過了一段共患難的難得時光,但這樣的烽火歲月並不長久。

1940年,孫科的原配夫人陳淑英帶著孩子來重慶,藍妮頓顯尷尬,為不讓自己難堪,也不讓孫科難做,藍妮作為外室進退有度,理智地選擇暫時告別孫科返回上海。

這次回到上海,是藍妮真正開啟耀眼人生的轉折。她展現出了驚人的商業野心,開始涉足於房產生意,因為之前在上海積聚了極好的上流人脈,藍妮第一次看中的一塊地皮就得貴人相助。彼時的上海地產大王楊潤身為她多方策劃,以低價買入了法租界復興西路的一塊地皮,之後又聘請上海最有名的陳植、趙琛、董大猷和奚福泉四位建築師為藍妮設計了七幢款式不同、顏色不同的花園洋房,藍妮將這七幢洋樓命名為「玫瑰花園」。後來為了將弄堂進出口打通,又把堂口的兩幢三層洋房一舉買下,那麼整條弄堂都是她的了。

圖 | 玫瑰別墅一角(攝於2018年8月)


這時的藍妮還不到三十歲,野心卻越來越大,她以孫二夫人的身份周旋於汪偽政府下的各大漢奸之間尋求保護和撈取利益,辦事一路開綠燈,把地產生意越做越大,順手又從事房屋建築和油漆顏料進口生意,均是連連得手,藍妮在虹橋路有50畝地。

隨著藍妮成為上海的富婆,質疑聲也越來越多,孫科被傳有不明巨款供其二夫人藍妮建造玫瑰別墅和投資房地產生意。

但值得一提的是,藍妮背著孫科在上海叱吒商界,除了孫二夫人這個名頭並未得到孫科半點支持,因為兩人相隔千里,加之上海又是汪偽統治,孫科就連給藍妮打些生活費都困難。藍妮晚年時就曾極力解釋:「我的房子是日本人時候造的,是隔壁姓楊的地皮大王幫忙,1940年完工的。」

當然,如此耗費巨資的玫瑰別墅單靠楊潤身幫忙也力量單薄,藍妮最先是將自己在上海的私宅賣掉作為啟動資金,隨後又得到了一位姓葉的銀行董事長為她貸款,拿到錢後做了大量的房產買進賣出轉手生意,後來茶葉大亨唐季珊傾慕藍妮的美貌又給予了許多物質支持,這才成就了藍妮商業女強人的地位。

圖 | 藍妮開著她的小汽車


除了商業上的慧眼,藍妮在為人處世方面也極具智慧,前夫李定國在她的寫信推薦下,從一個銀行的小行員升任副經理,想必藍妮始終對李家當年為藍家解困保留感激。同時藍妮也沒忘記與前夫所生育的三個孩子,抗戰期間一直由她供養上學。


分手決裂

1948年,藍妮迎來了人生第二次婚姻滑鐵盧。

時年孫科正競選副總統之位,從來都不願干涉政治的藍妮這次為了丈夫奮不顧身,用盡手段利用自己的人際關係四處為孫科拉票,然而正當孫科在競選緊張的節骨眼上,卻發生了「藍妮事件」

圖 | 孫科參與競選


抗戰勝利後,藍妮被以敵嫌之疑抄家,其中就包含一批高級進口顏料被官方當作敵偽財產處理,孫科致信負責人,稱顏料為「敝眷」藍妮所有,要求發還。而恰恰因為「敝眷」一詞,引發了輿論風波。

許多報紙在質疑藍妮的身份是「敝眷」還是「情人」之間大做文章,同時捉刀玫瑰別墅為孫科不明財產,又惡意誣陷藍妮在汪偽期間的叛國行為,但這兩個指控前面已經提到過,玫瑰別墅與孫科無關,藍妮此前也只做生意從不干涉政治,明顯輿論的源頭是由有意之人針對競選發起,故此孫科落選。

而在落選之後,孫科撕毀了給投票者的金錢許諾,就連禮送的返程機票也一毛不拔,導致曾經的支持者不滿,紛紛往「藍妮事件」的傷口上繼續撒鹽,孫科急於用手段為自己洗白,而藍妮則無休止地被各路小報添油加醋的詆毀。此時孫科不但沒出面辯護,反而默認地把落選之責怪罪於奮力拉票的藍妮身上。

孫科的薄情寡義徹底激怒了藍妮,最終兩人決裂分手,結束了近13年的婚姻,直到1973年孫科在台灣離去,藍妮也沒去見最後一面。

圖 | 藍妮與孫科


隨著婚姻的失敗,藍妮的人生也開始急轉直下。

1948年底,藍妮將12歲的愛女孫穗芬先行送到香港讀書,但不想還未來得及料理財產,時局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藍妮不得不於次年到達香港與女兒團聚。期間唯恐母女倆坐山吃空,藍妮傾其所有開了一家金號,但不料虧的一無所有,最艱難時每天都吃蘿蔔乾,但唯獨女兒的教育沒有放棄,直到1954年女兒畢業後從事航空職業,藍妮的生活才開始好轉。

後來年老的藍妮一直隨女兒客居海外,75歲才落葉歸根,並有幸在1991年得到上級同意,再次入住了當年她自己所建造的「玫瑰別墅」,而這時與李定國所生的三個孩子在外海也個個成才,當年母親沒忘記他們,他們也沒忘記這個老母親,在八十大壽時趕回來慶祝,藍妮那天笑得滿臉桃花。

圖 | 藍妮八十大壽時在寓所留影


1996年,藍妮聞訊兒子在生意上大獲成功,剛帶著孩子回來看完她後又聽說自己的孫女婿要當美國州長,藍妮在喜訊連連的興奮中睡了一覺,於夏秋9月26日晚安然離去,享年85歲。


淺論藍妮女士愛情觀

首先不想以任何現代人的角度去批判孫科與藍妮的道德行為,畢竟那是一個男人理直氣壯對感情不忠的年代,也是一個女人毫不避諱當小三的年代,令人更在意的反而是方方面面都非常聰明的藍妮為何會連續失敗在感情婚姻上。

第一段婚姻失敗無可厚非,但第二段在我們明白人看來真的有點像飛蛾撲火,嚴靄娟的遭遇是一個活生生擺在眼前的例子,未對其負責足見孫科的擔當,加之孫科本就風流,對原則底線太過輕飄,知法犯法仍能口出戲言自嘲,罪加一等實在不敢恭維,相信即使後來沒有「藍妮事件」,這兩人也很大幾率難以白頭到老。

當然,藍妮自己也有沖昏頭腦的問題,即使當時做人小三的現象很普遍,但終歸違反了社會的道德認知,孫科又不願給名分,只寫了個破字據,以至於藍妮不明不白的身份催生了後面的桃色新聞加快兩人分手,雙方無論從輿論或感情上都吃了虧,這就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傷害了別人的人往往最終也傷害了自己不是嗎?

至於那張信誓旦旦的字據,藍妮到老仍保存著,但其實沒有什麼實際意義,感情上任何形式的保證都無法挑戰人性,名分上孫家族譜始終沒有藍妮的名字,如果非要給這個虛偽的承諾加個意義,那麼對藍妮來說,年輕時應該是一種踏實,老了則是一種惦記吧。

那麼,相比於歲月靜好的今天,藍妮所遇到的問題,但願你能從中得到啟發,讓自己在未來的路少受點傷。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