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強背後的遺憾!宋美齡一生致力國事「姐姐葬禮未到場」 晚年「巡視自己的墓園」痛心吐真言

蔣中正第二任妻子、前第一夫人宋美齡,不僅出身名門世家,更費盡畢生之力伴夫闖蕩政壇,在外交上有重大貢獻,因此被封為「永遠的第一夫人」,然而一生忙於國事,外表看似堅強高貴的宋美齡,其實心中也有埋藏多年、始終說不出口的遺憾...

2003年某天,徹底淡出政壇、隱居美國的宋美齡忽然要求她的外甥女孔令儀帶她到郊外一趟。

Advertisements

那個時候,年邁的宋美齡早就行動不便,居住在曼哈頓高層公寓,鮮少同外界往來。

因而,當宋美齡提出這個要求,孔令儀夫婦是詫異的,但他們習慣性滿足所有宋美齡的要求,是以未有拒絕或者勸說,直接準備好車輛,載著宋美齡到郊外轉了一圈。

途經芬克里夫墓園時,一路安靜的宋美齡突然開口叫停車輛,她固執表示,她要去墓園裡看看。

這是一座有著百年歷史的古老墓園,始建於1903年,距離紐約市25英里,佔地面積達63英畝(約77坪),為美國東部頗具名氣的墓園,很多名人皆葬在此處。

Advertisements

同時,它亦是宋美齡為自己尋覓好的百年埋骨地。

走入墓園,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經過精心修剪的草坪和高聳繁茂的樹木,優雅的景色不像是肅穆的墓地,反而有一種來到公園的錯覺。

和美國大部分的墓園一樣,芬克里夫墓園也分室外安葬和室內安葬兩種方式。

Advertisements

宋美齡給自己選擇的是後者。建造於1927年的室內陵園共3層,內里有壁葬和私人墓室。一生重享受的宋美齡,毫無疑問再度選擇後者。

走過寬敞而華麗的大廳及長長的過廳,便來到私人墓室。

Advertisements

早在很多年前,宋美齡明確表示希望自己走後葬在美國時,芬克里夫墓園的工作人員就已開始著手布置宋美齡的墓室。

那裡有大理石鋪就的牆面,有常年擺放鮮花的祭台、石條凳和印刻盛開梅花的長條窗,墓室內光線十足,並不顯陰冷。

孔令儀看到這些,十分感慨地向宋美齡表示:「姨媽,這就是您百年後的安眠之地,您瞧,此處光線很充足,就算是寒冷的冬季,也會有溫暖的陽光照射進來,您不必擔心寒冷……」

Advertisements

然而,她話說到一半,無意中扭頭,卻驀然望見身側宋美齡的臉上浮現出一種莫名神色。

孔令儀稍怔間,即聽見宋美齡語氣悲傷對她講:「老先生離去時,曾叮囑我最好將他歸葬大陸;我二姐走後,葬在宋家上海舊墓,但我已經失去這個機會……」

不待孔令儀反應過來,宋美齡續言:「令儀,我真的痛恨政治,倘若我在年輕時,未曾過分熱衷於政治,何至於斯?」

Advertisements

她的話,字字戳心,讓聽者無不感傷。

然而,縱觀宋美齡的一生,又會發現,其實她對政治的堅持,對奢侈享受的追求,很早前便已印刻在她的生命,直至走後也未能「放開」。

Advertisements

就好像某些人的評價一般,宋美齡自有意識起,就有意把自己擺在高高在上的位置,彷彿從不肯入凡塵的「高等人」,拒絕參與庸俗和平凡,因為她認為,那些「底層生活」與她無關。

她的高高在上:宋美齡從不把自己當作「平民」,她的傲慢小氣人盡皆知

生於1897年的宋美齡,擁有一個世人皆知的顯赫家庭,她的父親宋嘉樹是上海灘最早的買辦商人,20餘年苦心經營,積累大筆家財。

優渥的生活條件,令宋美齡的眼界變得非常高,此一點,從宋美齡早期擇偶觀上即能看出。

1918年,宋嘉樹病故,宋美齡在給密友米爾斯的信件中,曾提及兩個男人。其中一個是一個年長宋美齡15歲的不知名男士。

宋美齡告訴米爾斯,這位男士明知宋美齡不會愛她,卻還是向宋美齡求婚。宋美齡很欣賞這位男士的執政能力,喜歡他安靜又風趣的性格,看重他的保守思想。

她說,男士非常富有,如果她嫁給男士,就能成為工廠的女主人,管理數以百計的工人,去做一些偉大且有利於社會進步的事情。

再加上男人的社會關係是上等的,令宋美齡十分心動,覺得即便自己不會愛上這位男士,但嫁給他,仍是一個不錯選擇。

站在後來的角度,我們並不知道宋美齡為何最終沒有嫁給這位不知名的男士,卻能從宋美齡的字裡行間看到她對婚姻的擇選方向:她可以接受一個自己不愛的男人,只要這個男人足夠優秀,能帶給她想要的社會地位,滿足她渴望在社會活動中取得顯著成績的願望。

30歲,宋美齡得償所願,嫁給年長她10歲,又深愛她的蔣中正。

很多人質疑蔣宋婚姻實屬政治聯姻,也有人用種種證據試圖證明蔣宋實乃真愛,但不管真相如何,宋美齡確實從她和蔣中正的婚姻中得到夢寐以求的權勢,滿足高高在上的心理,成就屬於「蔣夫人」的盛名和輝煌。

她站在美國國會演講台,端莊高雅地說:「當我還是一個小女孩時,我來到這裡,我和你們生活在一起。」

但實際上,熟悉宋美齡的人卻知道,讀書時期的宋美齡非常厭惡莫泊桑的作品,因為莫泊桑的作品總在反映底層群眾的生活,宋美齡打心底認為那些生活與她無關。

某一回,有一位《時代》周刊女記者同宋美齡來到重慶一家西餐廳吃飯。期間,宋美齡動作自然問女記者:「抽不抽?」

女記者抬手指向餐廳牆壁,回答:「抱歉,這裡有標語,不能吞雲吐霧,並說經費理應省下來種田,能增加糧食產量。」

宋美齡無動於衷,自行抽了起來。

十來分鐘後,女記者忍不住了,向宋美齡抱歉說:「對不住,夫人,我其實有這樣的習慣,可我看到牆上有標語,就不好意思了。」

宋美齡聽罷,笑了笑,接著道:「那個標語是寫給老百姓看的。」

在宋美齡的意識中,她不是「平民」,合該擁有「特權」。

於宋美齡而言,絕無可能和平民走到一起,她始終維持貴夫人的形象,拒絕談及任何有關融入百姓群體的話題,也不把平民放在眼中。

她的傲慢人盡皆知,亦愈加顯得她無比小氣。

曾貼身照顧宋美齡的工作人員對外袒露,一生嗜甜的宋美齡曾在冰箱放了很多昂貴的巧克力和糖果,直到它們融化,黏作一團,宋美齡才故作大方示意手下人拿走它們。

有時過聖誕節,宋美齡會吩咐侍從自她的居所取一些糖果蛋糕送給育幼院的小孩子,但唯有侍從知道,那些蛋糕糖果已在宋美齡的冰箱放置很久。

宋美齡似乎一直是這樣的人,習慣把最好的東西通通留給自己,願意送給旁人的,則全是她看不上的。

她的高高在上,注定她不會成為一個灑脫的人,能輕易放開手中權力,改變自己的觀念。

她的固執堅持:毫無疑問,宋美齡是一個固執的人

年少時,宋美齡和二姐宋慶齡的感情最是深厚,但從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倆姐妹各自選擇不同前途和命運後,兩人的關係便漸行漸遠。

1949年,宋美齡和弟弟宋子良從美國給宋慶齡寄去一封聯名信件,祝福姐姐平安順利,並請宋慶齡寫信告知他們,有關她的近況。

這是宋美齡此生寫給宋慶齡的最後一封信。

此後,宋氏家族唯有宋慶齡留在大陸,宋美齡則與蔣中正偏居一隅,於台灣繼續維持她「國民政府第一夫人」的榮耀和權勢。

1969年底,宋氏姐弟最小的弟弟宋子安猝然離去,遺體運回舊金山,舉行追思會。宋慶齡本想親自去送別弟弟,可由於種種緣故,她到底未能成行。

除宋慶齡外,包括宋美齡在內的其餘宋氏家族成員也盡數到場。

2年後,宋子文病故。宋慶齡和宋美齡各自透露出要去美國送別宋子文的消息,然而臨到關頭,宋慶齡卻因包機問題沒能成行,宋美齡則在蔣中正的示意及自己的堅持下,停留夏威夷,一直等到宋慶齡確定不去後,以擔心「是陷阱」為由,扭頭飛回台北。

宋氏姐妹再度失去團聚的機會。

1980年底,宋慶齡病重,她請陳香梅幫忙向宋美齡送去一封信件,言明她的病情,又邀請宋美齡來大陸和自己見一面。

若是不可,則希望宋美齡歸還孫中山的遺物,宋美齡收到信件,僅回復一句冰冷話語:「信收到了。」

次年5月,宋慶齡的親屬又給宋美齡致電報一封,把宋慶齡的病情詳細告知宋美齡。

幾天後,宋美齡回復:「把姐姐送到紐約治病。」隨後署名「家」,甚至連自己的姓名都沒簽在電報上。

同月,宋慶齡病故。治喪委員會向宋美齡等宋家親屬發出邀請,歡迎他們來對岸參加宋慶齡的葬禮。

蔣經國特別害怕宋美齡在衝動之下做出什麼舉動,可宋美齡明確告訴蔣經國:「目前孫夫人病危,廖承志方最高層即已同意我前往北平,我聽罷,未曾搭理。骨肉雖親,但大道更為重,我等做事做人必須對得起上帝、國家、民族及父親在天靈,餘下均無論矣。」

然而,宋美齡真的冷酷如斯嗎?

對親姐姐離去的消息,一點都不關心?實則非也,只不過相較於對姐姐的情感,宋美齡更在乎她的榮譽罷了。

正如有人評價宋美齡,說宋美齡毫無疑問是一個固執的人。

她曾嘲諷這個位置的其餘女人,表示一個小腳女人,又怎有資格坐到她的位置?宋美齡亦從不改變自己的心態,一生堅持自己的理念

1982年,廖承志致信蔣經國,呼籲蔣經國和國民黨以民族大義為重,拋卻恩怨。

3周後,宋美齡代替蔣經國回信,一邊繼續進行反對性宣傳,一邊以長輩的名義要求廖承志投誠。

宋美齡的執著,讓她最終選擇遠走美國。

她的無奈妥協:有人說,宋美齡真正告別政治,是從她100歲開始

當然,到了美國,宋美齡依舊未曾幡然醒悟,仍然堅持所謂的尊名。

98歲那年,她重登美國國會演講台,站在萬眾矚目中,侃侃而談她對二戰中美合作抗擊日本戰役的回顧,試圖尋回往日輝煌。

演講結束的宋美齡沒有等到任何她渴望見到的局面,無奈折返曼哈頓,繼續隱居在她的豪華公寓裡,當她的貴夫人。

100歲,力不從心,宋美齡被迫真正告別政治。

每年到曼哈頓探望她兩次的侄子對外界袒露,有一回,宋美齡忽然對他說:「我的姐妹走了,我的兄弟們也走了,我不知道為何上帝要留下我?」

整整一周的時間,宋美齡每天都會問起相同的問題,直到某一天,她好像忽然想通,自言表示:「哦,上帝留下我,是想讓我帶領那些尚未皈依上帝的家人。」

宋美齡從不需要別人的憐憫,她的強悍全部隱藏在她的優雅中,鞭策她時刻挺直她的脊樑,不向任何人、任何事垂下她高貴的頭顱。

她的感傷和悔恨永遠只是暫時性的,不會長久佔據她的思想。

即使在看到自己的墓地後,她心生悔意,直言自己痛恨政治,但這種情緒也不會影響宋美齡太長時間,她的驕傲不准許宋美齡沉浸在沮喪裡,她總會自己找到自我拯救的方法。

2003年,106歲的宋美齡首次沒有戴上珍貴的珠寶,和親朋好友慶祝她的壽辰,因為她被肺炎擊垮,在醫院病床上度過她的生日。

同年10月,宋美齡平靜躺在臥室床上,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參考資料: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